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绘蓝天

我们爱真实,不要转载,或复制照片------回味着你的笑容,真的喜悦,来吧我们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0-珠海创业,办齐速食品机械有限公司,开发,不锈钢食品机械,现有,松肉机,切菜机,绞肉机,切肉片机,www.qeespeed.com 欢迎朋友洽谈! 另外我是中国书画协会会员。北京北城书画院高级书画师,河南聚贤书画院花鸟创作室副主任。珠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,http://www.sh1122.com/zhanting/index.php?wenxueid=637764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千古词宗  

2010-10-24 01:17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棹春风一叶舟《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千古词宗》

 

引用

一棹春风一叶舟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千古词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千古词宗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 决定写子瞻,还是很下了一番决心的,每每提笔,总觉他实在太过高大,触及难免让人心下惶惶,可已写罢李杜,不言他,终是难以说过,故而秉笔,欲于他的人生中,再悟一番潇然……

苏轼,实可谓中国历史中罕见的奇才,全才,其诗文词书画,无不登峰造极,不仅书法精妙,堪称“宋四家”之首,复因诗文跻身“唐宋八大家”之列,加之“一门父子三词客”的显耀,赤诚耿介的心性,其传闻轶事,早已为百姓们津津乐道,千载之下,所谓盛誉不断也……

我敬子瞻,最敬的还是他的还是他的旷达,一生大起大落,竟都被他若无其事地玩笑化解!

至不济时,他锒铛入狱,命悬一线;至腾达时,他连升数级,官至三品!

新旧两党的交锋,始终左右着他的命运,可他从来不因此而患得患失。

被贬黄州,衣食无着,他却东坡种菜,自创“慢著火,少著水,火候足时它自美”的东坡肉,著书访胜,苦中作乐;

被贬惠州,水土不服,他却随缘委命,振作精神,依旧关注民生,还放言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;

被贬儋州,漂洋过海,他却“旦起理发,午窗坐睡,夜卧濯足”,且劝说当地人开荒植稻,亲往教授礼乐,高歌“九死南荒吾不恨,兹游奇绝冠平生”!

甚至在晚年,终得内移回归途中,仍不忘自嘲一句“问翁大庾岭头住,曾见南迁几个回”!

真好一个东坡也!

徘徊在眉山三苏祠内,我曾试图在这子瞻少年时期度过的地方寻找到些什么,莫非此地果有灵气?何以造就了如此不世出的少年才俊?

仅二十一岁,子瞻便以一篇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打动了主考欧阳修,金榜题名,四年后的制举,再一次力拔头筹,签书凤翔府判官,可仕途上春风得意的火焰方燃未久,却被妻子、父亲的丧讯扑灭,待他再度归朝时,那场掀起了他一生波澜的大变,已悄然而至。

公元1069年,年轻气盛的宋神宗初登大宝,锐意改革,与时任宰相的王安石一拍即合,著名的王安石变法由此拉开帷幕,可子瞻却因反对新法的某些内容,且主张循序渐进,不惯王等一鼓作气,而不再愿屈身朝堂。于是他自请外放,八年来辗转杭州、密州、徐州等地,出任知州,任上,他修复水井、捕杀蝗虫、抗洪筑坝,同样深得民心。

四十三岁这年,他调任湖州,可也许,近年来生性耿介的他名噪文坛,敢作敢为却又心向旧党,于推行新法不易,时任御史的李定等人竟挑出他的词句,刻意歪曲,说他做诗讥讽新法,罗织“文字毁谤君相”之罪名,将他下入大狱,整整羁押了一百三十天,只差一点,便要了他的命!这便是子瞻平生头等大祸——乌台诗案。

终,竟还是在王安石和神宗祖母曹太后等人的大力劝说下,又因宋太祖不杀士人之祖训得以幸免,不过他却被贬黄州团练副使。

“却对酒杯疑是梦,试拈诗笔已如神。此灾何必深追咎,窃禄从来岂有因”!

生活窘迫,位卑职低,甚至连栖身之所都没有,可并没有让天生乐观的子瞻一蹶不振,是有过失落与不甘,但却不是自怨自艾,忿忿不平,少时父母的教诲重响耳畔,反思近年自己为百姓付出的一切,无愧于心,几许忧郁,反化作一种坦然,一种潇洒。于是乎他自建草舍,名之“雪堂”,一面开荒种地,一面著书立说,还不时发明些美味佳肴,与友人们玩笑玩笑,戏称自己“自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以陪田院乞儿”,还给好友陈季常的老婆取了个“千古传颂”的外号——“河东狮子吼”!

渐渐地,他的心愈发安定、从容了,一句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,反吓得当地官员以为他欲出海逃走,四处寻找,结果发现他仍是在家安然稳睡!

哈哈!

也许,正因如此,东坡在百姓们心中益发可爱了吧。

四年后,他奉诏改至汝州后转常州,而这一年神宗驾崩,年幼的哲宗即位,高太后垂帘,起用旧党领袖司马光为相(史称“元祐更化”),而身为旧党成员的苏轼随即被召还朝堂,数月之中,官至翰林学士知制诰!

可此时的子瞻,已没有了年少气盛地锋芒尽展,黄州的磨练,让他已不再恃才傲物,不再桀骜不驯,亦不再柔弱多愁了,而是真正养成了坚强刚毅、直面人生、稳重谦逊的丈夫气!他早已深刻地察觉到新旧两党争锋的本质亦不过是党权营私,一方独断专权罢了,四年反思,同样也使得他认识到了变法的一些益处。

旧党得势了,他却又反身为新党陈情,他只是在坚持真理,并不为明哲保身而人云亦云,可如此一来,竟真成了两处不讨好,不合时宜的他因“洛蜀党争”事件只得再度自求外调,回到了那阔别十八年的杭州任太守。

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,十八年前,他写下这西湖的赞歌,十八年后,他留下苏堤、三潭,这些不仅是他疏浚西湖的见证,更是一方百姓对他恒久的敬意,也许,同样忠厚正直的性格,使他和自己崇拜之至的白居易一般,一入朝堂,便备受排挤,一到地方,又如鱼得水吧!

到了元祐八年,因高太后驾崩,哲宗亲政,新党再度得势,已近天命之年的素质又惨遭一贬再贬,终竟到了那天涯海角的海南岛,直到徽宗即位大赦天下,才得以回还,然北归途中,一代才子,在笑着写罢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”后,病逝常州,时年六十有六……

少年意气,中年坎坷,晚年旷达,却是渐老渐熟,乃造平淡……

不在乎的,是世事浮名,看重的,是真情至义,最懂他的王弗,仅仅伴他读过了十一年,可再难忘的,是二人唤鱼池畔的心有灵犀,是妻子帘后识人的熨帖知心,再捧书本,已无人相伴提点,再谱诗文,已无人谈笑品评,人,已过中年,而这段情谊,却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遗恨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”,自《诗经》绿衣始,以安仁,微之悼亡之词为最,但在我看来,终不及东坡一语“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”,止一读,即能唤起每个人潜藏于心的点点凄凉意……

而之后他与润之,与朝云,亦是不离不弃,尤其与朝云,虽小他二十余岁,却也是两心之间有灵犀……

弟弟子由,常年与他分居两地,润州中秋,回首兄弟二人往事种种,一句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传唱至今,是啊,敏兄笃弟,堪称文坛双壁。而因乌台诗案下狱后的东坡,自觉此生休矣,不由含泪提笔,留诗于弟,“是处青山可埋骨,他时夜雨独伤神。与君今世为兄弟,又结来生未了因”,人之将死,没有什么壮志难酬的叹息,最放不下的,始终是这份朴实无华的真情!

纵是对数十年政敌王安石,他亦礼敬有加,二人本无冤仇,于诗于文,更是相互倾佩,引为知音,一语“劝我试求三亩宅,从公已觉十年迟”,道出了子瞻至为坦诚谦和的心。

而子瞻的胸怀,从来也如此博大吧,“词至东坡,倾荡磊落,如诗,如文,如天地奇观”,填词,在他手中,几臻化境,挥洒自如。

豪迈处,他慷慨高歌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何等大气磅礴,莫说是读,每当在下蘸墨提笔,在宣纸上写下这几个字时,心中都止不住一阵壮怀激烈;

旷达处,他淡淡一笑,“莫嫌荦确坡头路,自爱铿然曳杖声”,人生百味,尽在其中。

至若婉约,他亦双眉微蹙,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”,细腻清雅,终不落前人俗套。

不仅擅诗擅词,之于文赋,又何其逊也!

“寄蜉蝣於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,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”,人生何其渺小,何其短暂,何必为名为利,熙攘不绝;

“何夜无月?何处无竹柏?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”,留一份清静给自己的心,生命无处不绽放着幽雅与清新;

如此“纹理自然,姿态横生”,读之,总不由人眼前一亮,而他的书法《寒食帖》,就中流露之浩然之气,毫不逊晋人风神俊爽;他的墨竹,“运思清拨,其英风劲气逼人,使人应接不暇”……

而有关他“欺”师,烧房契,对联退敌(三光日月星,四诗风雅颂),以及与佛印禅师的种种趣事,甚至与后人附会出的“苏小妹”的轶闻,更是家喻户晓,代代传扬。

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,爱极了子瞻此《定风波》,一竹杖,一芒鞋,细雨微风,荣辱不惊,我看到的,是八百年前的一种淡定,超然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